單元一:從高齡者需求出發的社會工作

日本社會學家藤田孝典在2016年以「下流老人」為題著書描述日本高齡者的貧窮境況,所謂的下流老人,指的是有「收入低」、「存款不足」、「沒人幫忙」這三項窘況的高齡者。而台灣有多少下流老人呢? 單純地從收入來看,台灣的低收入戶約有30萬人,而當中有4萬人是高齡者。除了收入低外,台灣的下流老人生活樣貌如何呢? 把視野拉到台灣社區的貧窮老年人。

#鐵皮屋的一角

年長阿公住在頂樓加蓋的鐵皮屋內一隅,只有一個開放櫃子及三張長椅是他的個人使用空間,櫃子上有幾個箱子是他所有家當,每天睡在長椅上,借用公園浴廁洗澡…

#放在浴室的電鍋

70歲的中風爸爸、罹患巴金森氏症的媽媽,以及每天工作12小時的作業員女兒組成的三口之家,居住在5-6坪大小、雙人床併一張單人床的套房內,租屋處洗衣機壞掉,媽媽用發抖的手洗衣服,三餐靠放在浴室的電鍋處理,食材則靠女兒休假時,一周採買一次…

#隱藏的弱勢悲歌

75歲的阿公照顧67歲重度精障阿嬤,三個兒子也都是精神障礙,其中一個住在療養機構,家中空間堆置瓦斯桶、地上堆置乾糧、地瓜…但他們卻因自宅超過審查標準而無法取得福利身分…

#枕頭與香腸

長輩因糖尿病足蜂窩性組織炎,反覆門診,傷口癒合不佳。

租屋處棉被、枕頭都已使用數十年,「黑到出汁」…

套房中同時處理賣香腸食材…

內政部營建署曾公告最低居住水準(生活可以忍受的最小空間)為3.96坪/人,等於8張塌塌米,4張雙人床,且包含浴廁。前述鐵皮屋一角的阿公、在浴室裡煮飯的三口之家都在比最低居住水準的坪數底下生活,再加以疾病、失能、家中人口單薄等脆弱因子,家中成員沒有急性疾病或意外發生時,已是恐怖平衡,一旦家中成員有意外或疾病入住醫院,照護問題就會立刻浮現。除此之外,也有無法取得福利身分,但生活卻非常困難的家庭,有房子、有人力,但人力無法運用,家庭也不知如何取得資源。再者是維持最低水準生活的長者,當需要醫療照護又需要維持經濟收入時,該如何兼顧? 住院期間顧得再好,出院後的生活可能仍然困難重重,協助弱勢老年人或家庭在社區建立新的社會支持系統,使這些艱苦人的生活能夠稍微被接住,這都仰賴社工師的評估及資源串聯。

什麼樣的老年人會有需求? 是進行高齡者社會福利資源連結的第一個問題,學者謝高橋在提出從低層次到高層次的老年人日常生活需求項目,共有8個項目如下圖:

而如何滿足這些需求,從微觀到巨觀共有三個層次,分別是個人及家庭、社會福利體系、市場機制。

  • 個人及家庭:過去以家庭為單位,平日生活從家庭可以得到基本保障,近代家庭動能式微,內政部1990年老人生活狀況調查(30年前),近6成老年人的收入來源為子女奉養,2000年47%,到2010年減為24%,由此可知,養兒防老不是最大保障。
  • 社會福利體系:政府提供福利服務來保障人民的基本需求及解決社會問題,政府資源不足,鼓勵民間投入,以控制成本,增加效率。
  • 市場機制:市場機制是福利私有化再造,公部門不再是主要提供者,而是回應個人經濟消費能力,有錢可以有更多的選擇(例如:住健保房或是單人房)。
要提供服務前須先了解需求,社工師如何進行需求評估呢?
  • 個案內在系統評估:基本資料、個人史、職業史、角色、重大事件,個案面對角色改變所帶來的影響以及反應,個案與他人的關係如何,關係會構成資源。
  • 家庭系統評估:與家庭一起工作,了解家庭成員、結構、關係及支持程度,家內資源、家庭內重要他人與個案的關係也是評估的重點之一。
  • 個案照護需求評估:多元多面向,透過團隊合作取得資訊,例如:自費營養品照顧需求、人力。此外,因照護需求而延伸的社會、經濟問題,都是社工師評估重點。
社工師老年評估的原則
  1. 維護普世價值-維護老年人尊嚴
  2. 多角度評估:前述照顧需求評估,須包含老年人、團隊、家屬考量。
  3. 發掘老年人自身適應力及問題解決能力。
  4. 善用老年人原本就有的能力,輔以支持性協助,增強其保有獨立的能力。

舉例來說,當老年人多了管路或造口,還是嘗試先以教導老年人自我照護,確認自我照護能力為主,若在自我照護的過程中有什麼困難再帶入支持性、補充性資源。

社工師老年評估的挑戰
  • 老年人因生理狀況影響會談進行
    • 適當使用輔具
    • 避免專業術語
    • 找出重要他人
  • 如何在鼓勵老年人獨立與依賴之間取得平衡
    • 評估原則:善用老年人原本的能力,輔以支持性協助,增強其保持獨立的能力
  • 如何與非自願(被動)案主工作
    • 求助者非為本人時,評估結果達成誰的目標?
    • 老年人自覺與社工師評估之間的平衡
      • 到底是誰有問題?
重視生命歷程

社工師多以生命歷程角度進行老年人的評估及介入,強調每個老年人的獨特性,老化歷程中所遇到的困難,面對挑戰及解決問題方法和過去經驗有關,因此了解家庭的生命脈絡與歷史,並且相信家庭或個人會走出自己的生存之道,結合社工師的專業角度,與家庭或個人共同訂定處遇計畫,這個過程亦是動態的,會隨著個案或家庭狀況改變而不斷調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