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元一:銀髮台灣與老年照護原則

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,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。
詩篇 92:14

您對老的意象為何?是白髮蒼蒼?或者是垂垂老矣地手拄枴杖?是終日躺床看天花板?還是享受退休後的自在時光?

老化是一個神祕的過程,讓原本健壯的成年人,慢慢衰退為生理系統上健康儲備力變差的老年人,因為健康儲備力下降,面對各種疾病,特別是慢性病、感染、癌症、認知功能退化,甚至死亡都更加脆弱。老是多重疾病的退化,但並非不健康,國內外都有許多高齡長者到老都還維持功能及體態,並且持續活躍在社會上。

新聞媒體經常提到銀髮台灣、台灣是高齡社會等敘述,所謂高齡化、高齡社會、超高齡社會的定義分別是65歲以上之人口比率達7%、14%及20%,台灣在1993年就達到高齡化社會,2018年成為高齡社會,即將在2025年邁入五分之一的人口是老年人的超高齡社會。

為什麼超高齡社會會受到關注,除了我們的老化速度位居全球之冠,另一方面,根據WHO、內政部、主計總處的調查,台灣人平均餘命是80歲,但健康平均餘命卻只有71歲,也就是說約有9年的時間,台灣高齡者可能過著臥床、需要靠別人照顧、較無品質的生活。因此生命的過程也從生老病死,轉變成從生到死之間,除了慢慢衰退、越來越多的疾病出現,還有一大段照顧的歲月,對高齡者跟照顧者而言,是非常艱辛的路程。人口老化帶來的不只是照顧時間變長,高齡者慢性疾病多,伴隨有功能下降,加上台灣人以家庭為中心的傳統,時常讓照護問題更為複雜。而女性勞動參與提升、少子化,以及家庭樣態從過去的三代同堂到核心家庭,讓家庭照顧的人力萎縮,也是台灣照護高齡者將面對的難題。

世界衛生組織對於老年人健康測量除了生理、心理、社會之外,更重要的是功能的維持。從過去治癒疾病轉為管理及照護,重視整合及周全式的照護,另外,更重視與社區及長期照護服務的連結,確保照護的連續性與在地化。高齡照護需求並非醫療能夠完全解決,在完整生理、心理、社會及功能評估之後,跨專業團隊成員需要彼此合作,共同討論制定照護計畫,讓老年人能夠有自立樂齡的老年生活。